手机站 广告联系

中国通信大讲坛

熊金珠冤死在武汉协和医院,法院何时启动再审之门 (转载)

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科技新闻网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9-01-09
摘要:熊金珠冤死在武汉协和医院,法院何时启动再审之门 实名控诉人:赵国礼 身份证:401193809104015电话:18737625900 2013年12月22日晚上,熊金珠因心区疼痛住进

  熊金珠冤死在院,法院何时启动再审之门
  实名控诉人:赵国礼 身份证:401193809104015电话:18737625900

  2013年12月22日晚上,熊金珠因心区疼痛住进了河南信阳市中心医院,经及时抢救稳定病情,诊断为冠心病、急性心肌梗死,后被转到华中科技大学协和医院。在这家医院,熊金珠未作脑部检查变进入治疗程序,在2014年1月7日行冠脉造影及支架手术,术后依然未作大脑检查,11日下午病人进行病房沐浴后,当晚11时左右突发急性脑梗。
  此时的熊金珠已神智不清,偏瘫、失语,这家医院12日凌晨1点才急诊作脑CT检查,结果是急性脑梗塞。
  脑梗发生后,没有任何记录证明这家医院进行会诊和抢救,只作些辅助治疗,并拒绝转神经科。在病人昏迷、偏瘫、失语的情况下,于2014年1月13日推诿出院。
  熊金珠到了信阳中心医院时已并发脑疝,经抢救无效而于1月18日死亡。
  熊金珠的死亡与华中科技大学协和医院存在多大的关系呢?
  熊金珠共做4个心电图,可病历中出现十张无熊金珠名字的假心电图。在无法逃脱病历伪造的荒唐事件中,熊金珠在治疗期间居然被协和医院造成用药错误的悲剧。
  “2013年12月31日,医院给熊金珠作CT检查双肺感染、胸腔积液,心包积液,24小时后才进行消炎,发现炎症未及时消炎致使炎症加重。熊金珠没有胃病而大量使用十天费用是3036元的胃药。与此同时,连续5天共用8天高效利尿剂是违犯药物学的治疗原则,导致致熊金珠脱水,血液变稠导致脑梗发生,脑梗发生后仍在使用。
  “高效利尿剂可使血糖升高,即使用降糖药血糖仍然降不下来,熊金珠有糖尿病是医院知道的,只有脑水肿、肺水肿和其它水肿才使用利尿剂,而熊金珠没有任何水肿,所以医生用利尿剂是错误的。”
  病历伪造,用药错误,手术方案再次出错将熊金珠老人推进了九死一生的鬼门关。
  “全身循环衰竭是支架手术的禁忌症,熊金珠患有急性心梗、糖尿病、高血压、双肺感染、双侧胸腔积液、心包积液已造成全身循环衰竭。熊金珠心血管只有两处堵塞70%以上,只能作两个支架,可作了4个,多作2个。术前一周禁用高效利尿剂,可医生用了,造影和支架手术一起作是错误的,因对老年人伤害大。”
  “术中没有清除心脏内的血栓,造成血栓流入大脑致脑梗;术前术后未有用抗凝剂,医生开了抗凝剂(肝素)备用,结果没有用;医院手术方案错误,手术中无记录。术前检查不到位。术前告知不充分,术前未检查大脑,又未告知术后不能洗澡。”
  熊金珠入院前和入院后均未发生脑梗,入院14天后突发急性脑梗,就是漏诊。
  熊金珠脑梗发生前医生一无所知,脑梗发生后,12日凌晨1点才急诊行脑CT检查。由于漏诊造成了患者人身损害,医生知道患者患有急性心梗、糖尿病、高血压、双肺感染此四种病都可并发脑梗而未提前作脑CT检查是医务人员的过错。
  由此,武汉医学会认为:医方的医疗缺陷,医方在介入术前与患者及家属的沟通不够细致完善。医方的诊疗行为没有增加熊金珠脑梗塞的风险,熊金珠死亡与医方医疗行为无关,鉴定为本病历不构成医疗事故。
  熊金珠一家接到这个医学鉴定之后立即向湖北省医学会提出复核,因为经济困难交不起费用,被湖北医学会作出终止复核的决定。
  当熊金珠冤死一案在诉讼过程中,熊金珠的家人对武汉市医学会的鉴定不服,希望重新进行司法医疗过错鉴定,此时,心里有鬼的协和医院明确表示不同意再次进行鉴定。
  此案审理的法院是武汉江汉区法院和武汉中院,都是腐败院长前后落马的法院。据湖北省纪委监委网站10月19日消息,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法院党组书记、院长刘汉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接受湖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
  此案的一审在武汉市江汉区法院进行,二审法院是武汉市中级法院,这两家法院是秉持司法公正还是只是为医院保驾护航呢?
  因为两家法院的8一把手都是腐败官员,腐败官员下面的法官处理此案难见公正。
  江汉区法院在一审判决中说:熊金珠的病历中有其他人的病历资料属于装订错误。对熊金珠的四次心电图没有标明姓名等,对熊金珠的检验单上出现“男”和“35岁”以上的问题,法院却没有只言片语解释。
  武汉市两级法院认为,熊金珠的家人需要举证证明医院在对熊金珠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,医学会鉴定和医院没有关系。
  法院还认定:对于在病历中出现的他人的检验报告,可以看到患者“李中梅”的住院科室‘住院号与熊金珠均不一致,熊金珠进行了四次床边心电图的检查,病历中有与医嘱对应的四次的报告及检验单,对相信是医院装订错误。
  此外,法院还认为:虽然检验单上没有标明姓名,对性别标明有误,但从四张检验单上反映都在行检查前,医护人员都没有对身份信息进行设置,虽然以上行为不够严谨,但不构成伪造病历。
  于是,熊金珠老伴赵国礼的为老伴喊冤的诉求全部被驳回。
  这是一份无论是事实还是证据认定错误的案件,从这些判决中可以看出法院最大限度只为医院保驾护航。熊金珠人死不能复生,熊金珠的老伴正在为妻子的冤死走在喊冤的路上,希望新官上任清官到场的武汉市中级法院能够启动再审程序,彻底还原事实真相,还死者熊金珠一个公道。


责任编辑:科技新闻网
这里设置第三方评论代码

百度新闻独家出品

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

文章均来源于互联网,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!
本站邮箱:pinyinaa@126.com